Base
Base

2019-8-25

隔了很久没有更新这里的东西了。

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,当然是指工作上的。本来我还挺波澜不羁的,每天做着一些机械的东西,然后自己学习一些新东西,周而复始。最近2个月,有点奇怪了,基本都在有些不间断的加班。可能隔了几个礼拜,然后开始一段时间的疯狂加班,加班的程度简直在开玩笑,一天工作18小时,有很多个瞬间,我觉得洛杉矶3点的太阳不过尔尔。毕竟我也看过永嘉上塘3点的夜晚了。

我以前对加班很反感,我觉得加班就是在剥削我,这次去永嘉加班成这样,我竟然感觉有点奋斗的感觉。看着自己写的东西在别人现场用,稍微有点感触,就像我朋友总说的不就是敲些ABCD么?我在现场看的到这些画面真的好神奇,这些一部分是由我写出来的。可能是由一种叫自豪感的东西在我胸部左侧弥漫着。不过尽管经历了这些,丝毫不能改变我是个打工的事实。哪怕林龙这个人真的很好玩,他看到的东西好多,和我们分享了很多好玩的经历,像是出国去孔子学院,像是自己特招进了211。但是啊,他看到过的再多,那也是他看到的,不是我看到的。就像是他在我面前给我展示了他的人生,一对比就显得我很贫瘠吧 ? 可以用这个词吧,我所看到的东西很少,我的兴趣爱好很少,家敏和我讨论球赛、和我讨论各种生活经历、和我讨论各地风光,我一点点的意见都没有,我没有去过,我只是在电脑里看过一些东西。

还有件事,就在空手道比赛第一天晚上,许多教练来了我们房间,我们还在加班呢。其实我很摸鱼了,我把事情主要压在了家敏身上。那天挺早睡的了,12点。哈哈哈哈哈哈 我为什么会说12点挺早呢,这还真是神奇。林龙和教练们吹了一波牛,我都快脸红了,什么什么这系统是我们一天赶出来的,周围教练都巨佩服,然后问我在哪个学校毕业的,啊 ~ 根本答不上来好嘛。周围教练都是一本211毕业。我真的很自卑。可能是我敏感了。回来后我想了函授,想了出国留学,都挺不实际的,我可能迈不出那个坎,这不像那次蹦极一样随意了。

对了,我还去蹦极了,第一次蹦极在温州乐园,好像就是在周五和林建峰说的 想去蹦极,然后然后真的莫名其妙,周日吧 就和鸭子、林建峰去了温州乐园,然后下午就这么蹦极了。说不害怕是假的,害怕是真的害怕,但是别人问起来嘛 就只能不害怕了。我在蹦极的台上的时候,没戴眼镜,什么东西都是模糊的,反而脑子开始变清楚。我想着我怎么就在这个台上了,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干什么,然后 啪 就下去了。

还有最近你们看过《寄生虫》么?虽然我看完后感觉挺套路的,但是电影还行。我跳着看的了,等国内上映我应该会去刷一票。我现在还能想起来电影里老爸说的,

不会失败的plan 就是 no plan

可不是嘛,我们这次在永嘉加班,大部分都是临时的,临时的想法、临时的作品。让我想起了一个词 Dirty hack。之前看过知乎的一个问题,现在想来还真是贴切呢。

可我想离开这家公司了

  1. 我想要更高的工资
  2. 技术环境不好

    或许是我喜新厌旧,我想要看到更多。我最近还有个想法,我想买车了,至少买辆能代步的车,我想看到更多的东西。再或者说 出国留一年学。我想这不是什么难事,我无论换哪里的环境周围总是有留学回来的人,我羡慕。我想去看。

    可能这些都不会实现,但是想想总不会是什么坏事吧。就这样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