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se
Base

别扭

我最近处于一个极为别扭的阶段。

刚刚在马路上看到了一个人开车在路口,货掉了下来,然后他下车把货一箱箱的搬回去,把散落的货捡起来。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对这个画面很感叹,可能是bgm太悲伤了把。然后有人说,你怎么不上去帮他呢?

我第一反应就是否定,别人可能需要去一个理由,我脑子的想法就是 我为什么要帮他?我突然想起来我和林建峰做过一个DnD阵营测试,他的结果是守序善良,我的是混乱中立。当然我不是想用这个当作某种借口,或者说是迷信这种测试,只是突然发现这东西猜的还挺准。我永远做不到像林建峰看到有人倒下立马冲上去把别人扶起来,我以前想成为这样的人,现在我正视了,我就是一个非常冷漠的人。

我想过好几种场景,除非他主动叫我来帮他,除非他是我很好的朋友。不然我就是会当个路人走过。这时候我就显示十分理智,还会宽慰自己想象这些动作背后的利益数字。

我觉得我就是这样的人,并且不想做出改变,不会有任何解释。这不能叫做烂到不想动了。人活着只要自己能够理解自己就够了,任何其他标准那只是别人的,不一定要把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刻进灵魂里才叫做好了自己。

如果你有一整套可以宽慰自己的理由,然后去杀了人。那也无所谓,那也算做好了自己。林建峰好像问过我这样的问题。我的想法就是能够付出相应的代价,那杀了个人又怎样呢?

当然我就是因为这样,我永远不知道,我到这种情况我该做什么?

除非有人告诉我,我该怎么做。我才会知道我该怎么会。我这种想法会让我变得极其迷茫并且笨拙,可能是我没有自己一套独特的见解把,我这样把很多东西的界限都模糊了。

我很需要有个人告诉我,这样做可以,这样做不可以,来跟着我做。或者说也不需要。我无所谓。

我开头说过我最近处于一个很别扭的状态把。我很别扭,没错,不知道为什么又和王汝佳扯上联系了,这件事可能会从回忆里找出星星点点的线索,但我现在恍然一想,我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。而且更可怕的是,我快变成以前的那种状态了,我前几天一直处于我想找她,但我拿起手机,另一边就想,不能,你不能去找。就像个乒乓一下,啪一下这边啪一下那边,搞得我那2天脑子里全是这些。

我搞不明白这些关系,不过所幸的是,我不想搞清楚这些了。我今天出门骑了个车,舒服了很多。甚至还想买辆自行车去骑行。果然是闷太久了。

我真的十分十分不想写这些,但是我发现我居然之前2个月的记忆里全是上完班就和他打游戏。我真服了,像我这样少朋友的人,这可不就是毒药么。

没错,上面写的东西,都是我自己宽慰我自己的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做,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。就这样把,反正我是一个很奇怪的人,奇怪到一个去面试连优缺点都不知道写什么然后被刷掉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