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se
Base

我会变回去的

今天是2020年7月12号,距离5月1号已经过了73天了。也就是我在大好大工作2个多月了。这中间发生了许多的事情,我都没来的及记录,这和我颓废有很大的关系。

我经历了公司的第一次裁员。我们这次“人员结构优化”和疫情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,甚至毫不夸张的说我们这次疫情工作效率比坐班高了许多,这得益于在家办公的时间观念模糊化,没有空间移动来强行打断我们的思路,很容易写代码多写一会。那不加薪就算了,为什么会裁员呢?

就在我去大好大解决在大好大部署的时候,我认为一切照旧如常,我还能回到我们的创业园工作的时候,突然大好大的网管告诉我

你的同事可能也要过来了,以后都要在大好大办公了。

其实这时候我没什么感觉,我还沉浸在写代码和解决问题上面,我甚至都没考虑过未来是什么样子的,我只觉得我现在混吃等死很快乐就行了。

后面过了几天,经理找我谈话

因为经理的问题,大好大今年的事情比较多,不想在两头跑。想定下以后就在大好大办公,这样他可以实时看项目进度或者修正项目方向。后面他会和同事们谈,如果过来就来大好大上班,不过来那就多发一个月薪水。

因为我一直在中间联系同事,说实话我在大好大一个人都不认识,突然远在创业园的同事就成了我唯一联系的人。第二天来了,前端和我说

他们被裁了,没有商量的余地,直接多留半个月走人。

我一下就懵了,情绪变得特别不好。我觉得我在大好大唯一信任的人骗了我,我熟悉的同事也被裁了。突然就像小孩子一样特别难过,整理不了情绪。

后来事情再次发生转折。经理招了一个新的前端来代替以前的同事,我因为同事被裁,开始将所有的怨气发泄在他的身上。我向经理打了小报告,但是当时我是真的没有很大的坏心思,我只是觉得这个人让我不舒服,我不开心而已。后面经理的雷厉风行,只用了1天的时间思考和询问别人就把那个新的前端裁了。

这时候我开始意识到我做错了。再一次的转折就是我的同事被重新招了回来,继续原来的配置。

虽然结局是我满意的,但是这中间我和同事的心态都发生了变化。原来真的是有裁员的。然后我去了趟苏州,心态更加发生变化,想出去试试。

意外之中在群里看到了Swoole的招聘,这个项目是我看了一年多,但是没有去具体使用的一门技术。很多工作简历都会要求如果会的话可以加分。我象征性的投了下,我想象过会接到电话并且通过面试,当然只是想象。

然后第二天早上我居然真的接到了,我在看教学视频中一个大佬的声音,我很激动,约了中午电话面试。

中午有两面,我都过了。但是待遇和现在的工作一样,在江苏昆山,8K包住包中饭。近乎和我现在的工作是一样的。我纠结了很久最后没有去成。一方面是我爸妈的原因,还有一方面是我觉得工作内容可能和他说的有偏差的原因,种种吧,不细说了。我没有去。

后续就是在这段时间,我都是以一种颓废的姿态对待生活。每天晚上都和我姐出门去吃东西,吃很晚然后回来。断了Keep,断了学习的念头。这次的裁员好就好在把我打醒了,我还需要向上,能拿到Swoole的offer也代表我并没有那么的差。

我也可以触碰到我当初不敢想的高度。

我会变回去的。